胜博发登录 情感热线 我的故乡也有一条河,献给你的诗

我的故乡也有一条河,献给你的诗



小雅:

图片 1

       
在水边长大,河是生命中重要的构成元素。我的家乡在里下河平原,河网密布,似乎站在任何一个地方,四面八方五百米内肯定有一条小河。小时候我每天能看到河,河边有槐树,河面有浮萍,河里有水草,河上有小桥。唐代诗人贺知章在《回乡偶书》写道: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年逾八十的他辞去宰相回到家乡,看到了风拂过门前的水,发现水波还是和他小时候的一样。或许小河是永远不变的。

在未接到你的回复,我在看印度诗人泰戈尔的《新月集·飞鸟集》,我游戈在他广阔丰富的思想和情怀世界里,体味他绚丽多彩的艺术经验。所以我越来越觉得一个人活着必须活得有价值有意义,不能做芸芸众生之辈。写了一篇散文诗,请你校阅。

那天钥匙锁在房间,手机锁在房间。

       
从幼时到初中,脑海里的每个场景都能找到河水这样的背景。无数次看河面上自己的倒影,无数次把砖块扔进河里看水花,无数次看风中的水波要奔向何方。视线穿过一条小河是我的小学,沿着河堤是我的初中,坐着船能到我几乎所有的亲戚家。故乡以前的婚丧嫁娶习俗是用船,比如在结婚时,男方和女方的先船靠一起,最后新郎和新娘登上另一条船,这船没有船篙船桨,随风飘到哪里算哪里。后来这一习俗发生演变,最后是新娘登上了新郎家的船,在河中两船隔开数米表示正式嫁人娶妻。小河亲亲,小船悠悠,原来从出生到死亡,小河水承载着时空的激荡。

十几年来我的漂泊,终于让我有资格走进婚烟殿堂的奢望。老家的爸妈打电话告诉我,他们在故乡的小县城为我购置了未装修的一套新房,我听到他们的声音是多么的浑浊低沉。

难得晴空万里,带孩子去了我儿时的乐园。据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条河,有的是迢迢暗度的银河,有的是楚界汉河,我的记忆也有一条河,“故乡的那条河”。

       
把日历翻到1940年代。爷爷曾告诉我,那时有两个地方是最好的藏身之所:一个是坟地,一个是河里。被敌人搜捕,人可以躲进坟地里,可以藏到小河中。任凭敌人在岸上怎么搜索,小河总能庇护心存信仰的人们。有一次敌人从东西两个方向来抓我的爷爷,他在摆脱敌人后直接跳进河里,把枪藏到了水下。懂事的小河庇佑爷爷躲过无数的屠刀,不幸的是,那天爷爷的助手被抓了,当场被敌人枪杀。在解放后,我家乡地名就是用这位助手的名字命名的。爷爷曾跟我说,如果那天他被抓,解放后我的家乡就会以他的名字命名,后来自然也不会有我了。

我渴望我的心河永远不断有这样浪花飞溅。我充满着期待,期待着有那么一天在我的心河里有一位美丽的姑娘划着一只轻舟,带着春光,飘着悠扬的歌声,在山花烂漫的时候,出现在我的视野里,这一期待就是十几年呀!

居然真的是软软的毛毯般不扎身。冬日的暖阳就这样温柔的舒服着你每一寸肌肤,唤醒你每一个细胞也温柔呼吸。睁眼是蓝天白云,耳边是河水潺潺,还有俩孩子在捡石头玩水漂漂的欢笑。

       
把日历翻回到现在。当我在这个雨夜思念小河的时候,小河也一定会在思念着我,或许别人很难体会我与小河的情感,就像很难体会我与爷爷的深深祖孙情一样。夜半翻看以前写的小诗《家乡行》:在我和世界之间,你是小河,是木桥,是我扔砖头入水溅起的花,你是垂柳,是坟头,是最亲爱爷爷长眠的地方。在我和世界之间,你是母校,是堤坝,是不管风雨自行车走的路,你是苦难,是夜空,是告诉再大的苦不过这样。

这一天终于到来啦!终于到来啦!她摇着那水乡十分熟悉的橹。早晨迎着和煦的春风向我招手说:“你能满足我在小河里划来划去吗?”我渴慕地举起双手振臂而呼:“让你尽情的摇橹哟,我是春风,我是杨柳,我是你心中的一条小鱼。”

随手扯一根枯草,草心惊现春意盎然的绿。再细看着厚实的黄毛毯,居然是黄绿相间,春意律动。

       
小河是最好的心灵密码。当落魄的我在门后哭泣的时候,小河紧紧地站在我身边,从不离弃,给我以后擦掉眼泪的力量。这辈子都会惦记着小河,惦记小河绕过我的家,惦记小河上经过的每一条船,惦记小河旁的一切来来往往。但也有遗憾,现在小河不像童年时澄清见底,小时候我曾直接喝过小河里的水。目前各地推行“河长制”,真心盼望人们能通过努力纠正日益严重的水污染,盼望有一天我的孙辈们也能手捧河水直接喝下,盼望他们能像祖先那样在小河里终身徜徉。很喜欢《故乡的云》这首歌的歌词:我曾经豪情万丈,归来却空空的行囊,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为我抚平创伤。是的,故乡的小河就是这故乡的云。当有一天我带着空空的行囊回到故乡,小河肯定会为我抚平创伤,就像他曾经紧紧站在我身旁那样,从不离弃,给我擦掉眼泪的力量。

他招手热切地问我:什么时候装修我们的爱巢?”

触手生春,刹那莫名其妙就有些感动。是的,所有别人看来的好时机,不过是自己默默的准备绽放。

小船划到岸边,她一串一串数着我诚实的回答,像是一串串生涩未熟的葡萄,我看到他的微笑像夕阳下的落月,仿佛向满世界说:“满足了我的要求,你可以在我爱情的小屋里来去自由。”

并不是春风吹来生,她早已经做好了绿的准备,只等春风唤她褪去外套而已。

黄昏了,故乡的小河里亮着一盏又一盏昏黄的渔灯。

如果那天带了手机,我肯定是狂拍枯藤老树昏鸦,抓拍孩子惊喜或是搞怪,我肯定是拍下寒风里瑟瑟的枯草,感染落寞。

那身影有我辛劳的父母吗?

因为没有手机,也实实在在陪孩子玩了一把水漂漂。

姑娘离开了,我孤寂地又守寞着我那即将干枯的心河,漫天的繁星呵,为什么总让我看到你是我的希望,为什么总是摸不到你呢?那是因为天空太遥远了。

孩子捡来一块形状独特的石头,小儿子说:妈妈,您看是不是很像一块骨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大儿子说:不对!很像一个女孩子的蝴蝶结,我们送给妈妈吧。

孩子觉得还是不够完美,他们在一块河沙淤泥里,用果壳摆了一个爱心,他们说是送给我的,然后把那个蝴蝶结石头放在了心尖上。

标签:,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