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登录 情感热线 无双之名,浪子的眼泪

无双之名,浪子的眼泪

上周未去了趟沙井,拜访一位别离多年,与我曾有过八拜之交,亦是同窗同学的好兄弟。莫尧文—-

前情:

叶孤桐一怔,随即道:“那我一定得打赢他们了。”快步向前行去,只见崔子豪正在一棵松树下的雪地里焦急张望。

《剑雪天南》目录:

剑雪天南(1)

剑雪天南(2)

剑雪天南(3)

剑雪天南(4)

  山寨位于山巅,山路崎岖难行。山腰处有一块天然形成的空地,山匪将此作为练武场。

我这位兄弟性情豁达,自幼牙尖齿利,善能言辞,可说是天生得一副好嘴。十年相隔,今日乍然相逢,但见他神情奕奕,侃侃而谈,丰采比之当年毫无半分逊色。

崔子豪见叶孤桐果然带了妹妹来,心中大喜,连连道谢。叶孤桐一笑,放下崔子杰道:“我要去长安,先寻个地方,将你俩安顿好。”崔子杰道:“你要去长安打架么?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他们人多,你打不过。单是我师父,你未必就赢得了他。”

  此刻,山匪人手一只火把,聚集于此。

也属我冒昧,来时没打听他有无女友,匆匆而来。直至当晚他订下酒席,邀来女伴,我这才得知,他已不再是孤身一人,和女友同居多年,系属早有夫妻之实,却无夫妻之名的小俩口子。

叶孤桐道:“长安是要去的,我有要事。”崔子杰道:“那你得带着我们,我要看你跟我师父打架。”叶孤桐一笑道:“你师父要是知道他徒儿在旁边呐喊看架,非打你屁股不可。”崔子杰嘻嘻一笑。叶孤桐见崔子豪眼中也是踊跃之意,显是也想同行,沉吟道:“不能带你们,我去长安是治病,带了你们可危险的紧。”崔子杰道:“你生病了么?我瞧你很厉害啊,不像是生病了。你是寻我师父治病么?那我更要去,我可以求我师父给你治病。”叶孤桐摇摇头。

  对面大树下,站着蓝衣女子。

酒席之上,俩人暗接耳语,几度说些局外人难以释怀的话头,而后相觑妾笑。故友秉性,我颇有知晓,他绝非好色轻友之徒,兄弟情义固然不假,眼前种种缠绵亦非做作。少年人情场得志,意气风发,本也情里当中,假使换做是我,有此佳丽作伴,能否抑制,那委实也难说得紧。

崔子豪道:“我瞧长安你是去不了啦。”叶孤桐道:“怎么?”

  女子不喜多言,更不耐听人多言。即是山匪想在言语上嘲讽调笑一番,女子亦不予机会。

对此,我虽抱以理解并不介怀的心态,但隐隐觉得兄弟之情渐现殊途,必竟不再是同一世界的人了。

胜博发登录,崔子豪道:“玉凉城是你赶走的吧?”叶孤桐点点头。崔子豪道:“他脚程极快,昨夜下峰,应该不到天明便能奔到陈仓,这会儿我们盟主定是已派了高手前来截你。不用你寻他们,他们自然来找你。就怕一十三派的高手,将你吓跑了。”叶孤桐道:“那也说的是,你们盟主不是在长安么,怎地到了陈仓?”崔子杰道:“我们的事就说这么多,再多说我们变成叛徒啦,那时候师父是一定要打屁股的。依我说,你索性寻个地方,坐等他们来,免得在大雪地里行路受罪。”

  长剑出鞘,动作干脆利落,未带半点冗余炫技的花哨。

酒席散罢,当晚投身于长兴百货旁的一座公寓里,趋着酒意尚存,身子未洗,俯卧而眠。长长舒了一口大气,但觉世事苦多,身心疲惫已极。

叶孤桐望着天上的灰云,呆呆出神,心中在想:“为什么她不在长安,这两个小孩的话能作准么?”

  山匪们迅速抽出兵器,警惕对敌。

次日,从睡梦中幽幽醒转,睁眼望时,见一缕阳光从窗帘细缝处挤将进来,斜照在床前的拖鞋之上。昨夜,我几时下到床来穿过这拖鞋,记忆里却丝毫没有了印象。这种片段的失忆,理应年衰力竭时方有,而我却提前了整整几十个春秋。愁苦之意纷至沓来,心中不禁鸣道:“可怜未老头先白,少壮如履甲年衰。惆怅只因相思痛,白发恨尽夜无眠!”

他除下长袍,给崔子杰披上,道:“你俩人武功不弱,这里也没人会欺负你们,中原诸派的人物,还是莫要去惹,这就哪里来哪里回去吧。”说罢,转身便走。

  忽然,女子挥动手中长剑。

把手伸到阳光下,然后转过头来从手背向上望去,只见通红的手掌里有几根白骨的黑影之外什么也没有。卦书有云:“掌相之好坏,决定其一生运数。”譬如:财富、气运、爱情、终寿、苦疼等等,包罗万象,无所不在其内。双掌在半空中来回翻飞,研究许久,但始终参详不透这双相貌不扬的手,究竟藏有些怎样的玄妙?不屑之心顿起,心道:“‘世上本无事,庸人自绕之’心理作祟罢了。”饶是如此,心中还是不禁起疑:“自己流年不利,兴许与这掌相大有干系。”

二童大喊,随后赶来,叶孤桐展开轻功,直若雪地滑行,两个小童怎赶得上?桃川一马平川,所谓川者,乃是两山被河流冲出的平地,桃川水甚急,川道甚宽,道路已不如栈道那么难行,叶孤桐行的更快。他回头一望,这一带无甚遮拦,只见两个小童的身影已然不见,显是已被自己远远抛在了后面。

  山匪皆惊,聚气凝神,专心应付。

正当心驰袁马之际,阳光斗然倏逝,眼前顿暗无光,双掌在床头一按,使了个鲤鱼打顶,翻身下床,走到窗前向外张望,只见日晒三杆,时候已然不早。

他一口气奔出三十里路,川道渐窄,猛见右侧一座山峰拔地而起,势若奔马,节节上升,层峦叠嶂,一片白色莽莽,左侧却也有一座山峰,便和右侧这座山峰孪生似的矗立着,两峰夹出一道山谷,追云卷风而去。眼见再奔一会儿,从两峰之间穿出去,便是出了桃川。

  女子的剑斩断身旁长绳,只听“簌簌”几声,竟有黑色影子自茂密树叶树丛之中掉出。

洗刷整理,收拾衣物,背负行囊,挤上公交车,离开了长兴。

此时天色渐暗,他已觉腹中饥饿,想寻点野味充饥。心道:“出了这川,便距陈仓不远,说不定遇上那些麻烦的人,还得跟他们打架,先吃饱肚子再说。”放眼望去,只见漫川斗石,被白雪覆盖,像是冬天下的白色的蛋,冷风飒飒,却也没什么小兽。觑见右侧山峰下树林掩隐处,依稀飘着一片杏黄旗。心道:“难道这里有酒馆?”当下迈步便向那酒肆走去。

  众山匪摆出防御姿态,又不见任何动静。抬头望去,只见大树上,高高低低挂着几个人影,定睛一看,竟是他们的寨主。

乘坐的396路公共汽车,行至上星村委,忽而北转,向上南方向驶去,与沙井客动中心背道而驰。情势虽非百分窘迫,但想到走回头路远一分,则多一分冤枉。是以站起身来,嚷道:“司机大哥劳驾,我要下车。”那司机听罢,猛地刹车踩实了,机踉踉,将我向前抛出半丈,险些摔出个筋斗。我胸中怒火上冲,暗骂道:“你奶奶的熊,没地这般猴急做甚?”

约莫走出十七八丈,林木之后,果然一座茅草屋小酒馆,杏黄旗子高高挑起在屋檐顶上随山风飘荡。门前一排怪树,不知名目,一弯流水,却并未结冰,绕屋而过,一阵风来,杏黄旗猎猎作响。

  十名强壮大汉,被绳子挂在树上,个个面无人色,早已没了气息。

走出车箱,脚踏所处已是上寮地阶。抬头仰望天空,只见乌云密集,黑压压的令人有种逶不过气的压抑感觉。其时已是三秋十分,在这个时节里有此景况,倒也实属少见。

那茅草屋恰只三间,屋顶白雪积压,似乎快要被压塌了一般,一片白色中甚难分辨,若不是那酒旗子迎风飘扬,倒是难以发现。心道:“嘿嘿,三件东倒西歪屋,一个落魄独行人。这地方竟然有酒可卖,酒可不喝,肉必吃。”

  众山匪起初面露惊愕,回味过来均是愤怒不已。

刚走不一会儿,天空便淅淅沥沥落下雨滴,噗噗拍打着路面,空气中的混浊气体仿佛被抽去一空般,显得格外清清怡人。还不及等我吸上几口大气,突然,半空电光连闪,叭喇喇一阵响雷,跟着豆大雨点哗啦啦簌簌狂洒,只打得路面腾起一层薄薄的雨雾来。片刻之间,混身上下尽已被浇得个淋漓通透,狼狈至极。

便跨过那小溪,走到草屋门前,叫了一声:“有人么?打扰店家了。”半天也无声息,连鸟叫都不曾听到一声。叶孤桐又叫了几声,一般的没人答应,心道:“敢情这是个荒废的酒馆?却怎么又挂着旗子?”

  有人出言质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杀我寨主?”

事已至此,寻藏觅躲亦乎徒劳,索性便任由它淋湿了吧。

迟疑了一下,便轻轻挑开草帘抬脚跨了进去。还未看清店内布置,便觉一阵辛辣至极的气味钻进鼻孔,“阿嚏”一声,打了一个喷嚏,接着鼻涕眼泪齐流,头晕不堪,忙跌跌撞撞的跳了出来。跟着不住咳嗽,眼泪鼻涕流的跟那小溪似的一样欢。

  女子不温不火,看着那光头男子,淡淡答道:“现在,轮到你们。”

雨水泼面带着丝丝凉意,也是这时,脑海中浮现出当年那段往事。

他心下大奇,略一思量,便走过去,掬了溪水洗眼鼻。说也奇怪,那溪水入眼,眼泪登时不流了,入鼻,鼻涕也便停住了。鼻涕眼泪,来得快,去得更快。忙掬了溪水便喝,渐渐地也不咳了。

  她的声音没有女子特有的清脆,反倒有些低沉,与男子声音又截然不同,听着令人感觉舒服,然而这听着令人感觉舒服的声音说出的话却令人心中生惧。

那是个细雨朦胧,飘渺淅沥的冬季时节,虽不如眼前这般倾盘骤雨,但却寒风飕飕,冰冷刺骨,我和她躲在上寮公园的小湖亭中并肩而立,侧首望去,只见松隆的羽绒服里,露出她一张白晰俊俏的小脸蛋,润玉般的白牙格格相击,令人瞧着不禁起怜。胸间热血上涌,张开双手将她搂入怀中。她并不绝拒,也深情的把手插入我的大衣里头,紧紧抱住,羞羞答答的,把整张脸都藏到了我的怀里。她吐气如兰,身子散发出一种少女的神秘芳香之气,胸膛受她双峰挤迫,周身筋骨宛似掉入老醋坛中一般,瞬时融化了。一颗心恰似小鹿扬蹄,又如压实的弹簧一下子松开,蹦得几欲跃出腔来。

他抬起身,提气一声长啸,心知这茅屋溪水甚是奇怪,倒要看个究竟。当下提气跃起,欲待跃上那茅屋,先将屋顶掀翻了再说。谁知人在半空,便觉得丹田一空,真气竟然提不上来,腾的一声,重重摔在溪边,想要爬将起来,却是全身无力,没有一丝儿气力。

  光头男子生性冲动,见寨主悬尸于树上本就怒从中来,女子淡漠态度,更是惹他得怒火中烧。不管不顾,提刀便向女子冲过来。

只可惜,后来我们还是分手了。至于为何分手,现下已不想将其分说。

只觉头晕眼花,眼前瞧出去一片迷茫,便欲晕去,好在他内力雄厚,强自支撑。知道是中了剧毒,欲待以内力逼出毒物,但略一提气,竟觉得丹田中空空如也,内力竟似消逝的无影无踪。

  女子不甚在意,淡定站立原地,眼睁睁瞧着男子持刀向她冲过来。

上寮与上南交汇处的‘湖滨公园’便是当时我们避雨相拥的地方,虽然未曾步涉湖亭,但已属旧地重游,心下不禁感叹物是人非之凄凉。

他神志渐渐不清,迷糊中听得一个声音问道:“啊!怎么有人倒在了这里。”他口唇一张,便晕了过去。

  男子纵身一跃,轻松便跃至女子面前。手中长刀毫不留情,自女子头顶砍下。倘若避不过,能将人生生劈成两半。

衣衫俱已湿透,背包里的手机却在播放张慧妹的那首老歌《我可以抱你吗?》歌声和旋律忧伤得如哭如诉般,令人听不了不禁泪下。“外面下着雨,犹如我心血在滴。爱你那么久,其实算算不容易。就要分东西,明天不再有关系。留在家里的衣服,有空再来拿回去……”

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叶孤桐隐隐听得一个清越的声音道:“那人多半不会到了!”另一个女子声音道:“那也没法子,门主教我们在这里等,我们等着便是,用得着你操什么闲心,哼,你敢违抗门主号令么?”那男子道:“师妹你又瞎疑心,我只是随口猜测,跟门主有什么关系了。”那女子哼了一声道:“那就好。这小子又是什么来历?”那男子道:“没见过这号人,似乎不是天南那边的。我瞧那两个小鬼,似是天南那边的,但这两个小鬼一味乱扯,什么都没问清楚。”那女子腻腻的道:“这小子倒是生得俊,他一个人雪天在这大山里赶路,衣衫那般单薄,你瞧他的短衣倒是很干净。”那男子哼了一声。那女子便不再说话。

  女子略后退半步,挥动手中长剑。

平日里听着这首曲子,便觉感触颇深,此情此景再将它品味,心如遭受凌迟般疼痛不已。

叶孤桐慢慢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躺在一张桌旁,这屋子内桌椅横陈,内置简陋,身下甚是坚硬,那么自己是躺在一张长椅上了。说话的两人,在他身侧,恰被桌子隔住,却是瞧不见人,侧眼从桌下望去,只见地上两人站着,一双脚穿灰步白底靴子,上面沾满泥泞。另一双脚着翠绿绣花鞋,却甚是干净,鞋尖绣着两朵小黄花,甚是娇艳,裙摆也是绿绸绣花边,自然是说话的那女子了。

  长刀被长剑稳稳架住,一时竟无法动弹。

耳机外嘈杂雨声中,仿佛听到她的脚步声跟在身后。不时的想回头望去,却又害怕看到的只是一片空空如也的场地,没有她的身影。寂寞凄苦之意如涛如澜般侵袭,累积已久的泪水再也忍藏不住,哭出声来。

他欲待坐起,却觉全身无力,动弹不得。那男子声音道:“我去瞧瞧那两个小鬼,你,你可别给这小子解毒。”那女子声音道:“是个放心啦,这人敌友不明,小妹怎会给他解毒?”这几句话虽是反问,她却说得甚是娇媚,叶孤桐听得极不自然。那男子道:“唉,你,你——”那女子嗲嗲的道:“我怎么了?嘻嘻,师哥你竟然脸红。”那男子道:“没什么,我,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见了美貌男子就,就那个。却对我从来不多瞧一眼。”

  女子另一只手一记横扫,直取男子胸肺。

当雨水因为眼泪而变得苦涩,方才明白,原来事隔多年,我仍是这样这样的爱着她。

那女子笑道:“啊哟,师哥你这醋喝得可是有点过分了。快去吧,我等你回来。”那男子不再说话,静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男子收刀后退,避过一击。大喝一声,再次挥刀而起。

回到租出屋里。

那女子静站了一会儿,迈步走到叶孤桐身前,叶孤桐忙闭上眼睛。那女子在他身前站定,却不说话,叶孤桐不敢睁眼。觉得几根手指抹上自己的脸庞,甚是冰凉,却也柔软。叶孤桐不知道她是何用意,仍然紧闭着眼睛。只听她轻轻的道:“哎呀,你说你这张脸儿怎生这般俊朗呢,让人瞧着真是舒服。”又摸他的眼睛,轻轻道:“这双眼睛,想必也是很迷人的了,哎,可惜你再也用不到它了。”叶孤桐心道:“这话什么意思?”

  女子自拧身避过,凌空一跃,跃至树上。

烧开一桶热水,然后将毛巾放入水中浸泡,取出来拧干后敷到脸上,躺在椅子里静静的呆着。不知过了多久,朦朦胧胧地睡着了。

猛然见两瓣冰凉的嘴唇吻上自己的脸颊,叶孤桐吓了一跳,身子轻轻一颤,那女子立时发觉,站直身子笑道:“原来你早醒了,真是个小坏蛋。你最好闭着眼别睁开,我可丑得紧,别吓着你。”叶孤桐听她这样说,便想睁开眼瞧瞧。她却早似料到了一般,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笑道:“别急,小宝贝。等我挖了你的眼睛,再给你解毒,那时候啊,我会爱死你,你要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叶孤桐听她说的温柔娇媚,心中自然以为她是在开玩笑。哪知她手指弯曲,便向自己眼睛挖来,忙一侧头,叫道:“别挖眼睛,我不瞧你便是。”

  男子紧随其后,手起刀落。只听“咔”一声,一根树枝应声而落,同时落下的,还有一具尸身。

隐隐约约做了一个梦,梦见她站在我的面前,手里拿着一只布偶,笑盈盈地道:“你到哪去了?弄得湿淋淋的。你瞧瞧这个偶人多可爱……”说着不住摆弄手中的布偶,嘴角边泛起一种甜蜜与羞涩的笑容。我虽知道她对着那布偶而笑,但还是情不自禁地吃起那个死物的醋。

那女子笑道:“你真坏,我可不相信,男人说话从来不算数,我还是挖了你的眼睛保险一点。放心,我会轻轻的挖,一定不会弄痛你的。”叶孤桐心道:“屁话,我温柔的挖你眼睛你就不痛了?”便在此时,叶孤桐鼻中闻到一袭淡淡的奇香,只觉四肢百骸舒畅难言,身上一阵发热,心道这有是什么奇怪的毒了。

  男子这一刀带着十足杀意,刀风携内力直击女子。女子反应极快,身形极灵活,躲过此一击。杀招便落到尸首上,被“一刀两断”。

我喊出声来:“诗喻……你回来了么?”“诗喻……我好想你……!”声音苍茫枯老,宛似七老八十的老头子的声音一般。

那女子右手捂住他的双眼,左手捏住他下巴,不让他头转动,一个白帕子附在他眼上,叶孤桐便什么也瞧不见了,她果然轻轻的弯起右手食中二指,在自己的眼皮上轻轻摩挲,腻声道:“小心肝别怕,我挖你眼睛,实在是因为爱你,天下的男人啊,总是以貌取人,我爹娘生的我丑,那没法子,男人只爱美貌女子,我只好挖了他们的眼睛,他们瞧不到我,便会爱我了。”叶孤桐心道:“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男子大惊失色,深深看一眼落地寨主,心中又悔又恨。回头见女子安然无恙,满胸愤然。

想伸手将她搂入怀中,但身子稍稍挪动,便觉百骸如同散架也似,疼得几欲晕去。“我这是怎么了?”我问着自己。但已无暇思索,咬紧牙关,艰难地爬了起来。唯恐再耽误片刻,她又要转身离去,再也找她不到了。

猛觉眼皮一疼,她果真来挖自己的眼睛,大惊之下,本能的往旁边一让,避开了那一抓,头撞在桌腿上,竟将桌子撞飞出去,叶孤桐腰间一用力,便翻身跳起。只觉脸上热辣辣的,显是被她之家抓破了,好在眼睛还在,心中暗道:“好险,咦,怎么我能动了。”那女子以为他中毒无力,本就慢条斯理,果真跟她说的一样,动作很温柔。那想的到他竟然尚有这么大的力气,大惊之下,倏地探手便向他眼睛抓来。

  只见那光头男子纵身一跳,提刀猛力一砍,口中大喝一声:“兄弟们,接住!”

也在这时,她身后突地冒出一个男子的身影,相貌和容颜模糊难辨,但见他身挺玉立,四肢修长,想来那模样也差不到哪去吧!她把目光和笑容从我脸上移去,对那男子娓娓而笑,眉宇间与我对视的神情大不相同。此刻她脸上充满了愉悦、忸怩、羞涩、甜蜜、依恋等等缠绵不尽。终于,她抛去手中玩偶奔将而去,挽住那男子的胳膊,依首入怀。刹时之间,我的胸口如被重擂,煞似电击的一般,呼吸似乎也要停止了。然而,她却没再向我多瞧一眼,依偎着那男子转身离去,俩人渐渐消失在我梦里的尽头。

叶孤桐眼上白帕甫去,尚未看清她面门,只觉指影横空,已到眼前。忙挥掌拍出,这一掌力道刚猛,那女子忙侧身斜避,终究慢了一步,咔擦一声,断了三根肋骨。她哎哟一声,喊道:“师哥快来,你宝贝师妹给人欺负啦。”竟然也叫的娇媚至极。

  话音将落,绳索齐齐断裂。

“不…不要,不要离开我!”喊出声来的刹那,人随即醒了。

叶孤桐向她瞧去,却见她一身绿衣,脸上却蒙着一块白丝巾,瞧不见面容。便跨上一步,伸指便往她肩井穴上点去,他不欲伤她性命,这一指并不凌厉。突然间她左绣轻挥,一阵青烟徒起,叶孤桐忙变指为掌,拍向那青烟。

  离得最近几名山匪应声而上,动作迅速将尸身抬走。

在眼泪中,我看到自己佝偻的身影在无边的茫然、空寂、消沉与孤独的世界里凄凉徘徊。。。。。。

他知这青烟含有剧毒,是以使力极重,一掌出去,青烟立散,跟着立即摈住呼吸,后退几步。那女子又是一声“哎哟”,身子却被他掌力震得直往后退,她顺势撞破墙壁,将墙壁撞了一个大洞,身子钻了出去,口中却叫道:“师哥,你死了么?还不来!”

  男子回首怒视女子,身子略微前倾,双足一蹬,借力跃出,同时手中长刀递出,直取女子面门。

拖着疲惫的身子,痴呆地走进浴室,对着镜子除去身上衣衫,湿衣浸泡的肌肤上透着青白的印痕,与嘴唇的紫黑色形成一种鲜明而又怪异的强度色差,乍眼一看,如同一具死去多年的老尸。瞧着自己这副模样,又想起方才在梦中情形,心道:“一个糟老头和人家帅小伙抢媳妇。”“此等焉有不输之理?岂不遭人笑话?”“是啊!是啊!那委实滑稽得很哪!哈哈!哈哈!”自嘲自悯之心顿起,双手抱膝缩成一团,却又哭得不成样子了!

便在此时,只听得门外一个男子声音道:“什么人?”跟着一个女子声音,哎哟一声。叶孤桐一掌劈开草帘子,跨步出外。

  女子身后再无遮挡,已是无路可退。只见她往后退步,一脚踏出虚空,一脚借力树干,轻轻一蹬,身子在半空翻转一个跟头,稳稳落地。

完!

只见一个农夫似的中年汉子,左手抓住一个女子肩头,站在溪前雪地里。叶孤桐一见那女子容貌,不禁一怔,心道:“世上竟有如此美貌的女子。”只见她二十岁左右年纪,一张瓜子脸,肤白便如树梢的白雪,眉如远黛,眼睛清澈至极,却又含着一丝恐惧之色。

  女子甫一落地,众山匪聚拢过来,竟打算以众敌寡。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叶孤桐瞧了一眼,便转头对那中年汉子道:“阁下本事可不小啊,方便报个姓名么?”那中年汉子嘿嘿一笑道:“小子,我救你一条命,你不知恩图报,却打伤我师妹,这有点说不过去吧。”

  女子毫无畏惧,长剑气势如虹,招式快速且多变,强大剑气犹如一个巨大球体将她罩在其中。女子长剑挥动,几人立即倒地。

叶孤桐道:“恩义什么的,我向来不放在心上,再说,我的命,恐怕也不是你救的,我瞧下毒害我的人倒像是你。要报恩也行,你先放了这姑娘。”说着向他抓着的那姑娘一指。

  大汉紧随其后,聚力长刀之上,自女子侧边劈过。

那中年汉子道:“这姑娘跟你有什么关系么?”叶孤桐摇摇头,不愿再多说,

  周身笼罩剑气被男子一刀劈出一个缺口,眼看刀已近至头顶。女子拧身一旋,身子凌空而起,在半空旋转数圈。一时之间,疾风而起,卷起四处尘土砂砾,灰蒙蒙如雾一般。

那人还待再说,叶孤桐凌空一掌派去。此时两人相距不过一丈,中年汉子没想到他说打便打,更想不到他竟然有劈空掌的绝技,而掌力凌厉快速,说到便到。大惊之下,只得放开手中那姑娘,右掌排出,跟着一个筋斗向后跳开,甫欲站定,胸前热血翻涌,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这才站定。心道:“这小子却从哪里钻出来,掌力如此厉害。”

  男子大骂出口,不断挥舞手臂,雾蒙蒙之中已不见女子踪影。却突然动作一顿,双目圆瞪,竟直挺挺扑倒在地。

叶孤桐走上几步,抱拳道:“今日就此别过。”转头对那姑娘道:“这位姑娘,你没事吧。”那姑娘摇摇头,眼中露出奇异之色。

  待视线清晰,只见蓝衣女子笔直站立,有血液顺着她手中长剑滴落泥土之中。光头男子倒在她脚边再也不能动弹,女子冷冷瞧着男子的目光慢慢转向众人。

那中年汉子道:“嘿嘿,阁下如此人才,却来惹诸葛门,这份勇气,小可倒很佩服。”他见叶孤桐武功绝伦,不由得收起轻视之心,先前叫他“小子”,现在改成“阁下”,算是吃过苦头之后的改观。

  众人不由得身子一颤,竟害怕起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登时心存退意,却又顾念往日兄弟情义,壮着胆子一拥而上。

叶孤桐见他是个农夫打扮,说话却文绉绉,似个书生,冷冷的道:“诸葛门不在蜀中享福,却也跟天南扯上了?”那人脸上显出惊异之色。叶孤桐道:“你走吧,你将我救醒,没立时杀了我,也算是手下留情,今日放你走路。下次见你乱用毒物,可就对不起的很了。”

  女子一抖手中长剑,丝毫不在意对方人数众多。

标签:, , ,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