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登录 情感热线 我们爱上了蛋炒饭,踏上火车

我们爱上了蛋炒饭,踏上火车



阁楼的书架上,一本泛黄的小说里夹着一张中国地图,里面圈点了很多地方,去过的和想去的,各用不同颜色标识着。

图片 1

图片 2

那些年的我热衷诗和远方,喜欢背着行囊四处游逛,喜欢啃着面包听着他们当地人操着叽里呱啦的口音聊天,有时,两天的行程,一半在车上,一半在路上。

19岁,踏上离开家的火车,去远方读大学。从那以后,这种旅程,再没有停止过。

01

带了一本夏七夕的《绝世风光》,打发火车上这百无聊赖的旅程。

那个擅长刻画青春的悲伤荒凉的“青春悲情妖孽女王”,十七岁独自异乡漂泊,二十三岁小有微名,二十四岁辞职勇退。那个喜欢带猫和狗一起旅行,看了很多景遇了很多人的姑娘,我喜欢她,喜欢她的人她的书她的故事,喜欢她把青春活得风风火火无所畏惧的样子。

看书,睡觉,发呆,时间仿佛比平时慢了好多倍。书的结尾她这样写到“如果有一天你长大了,不再爱十七岁的人,不再看十七岁的故事,请你,忘记我。”我叹了口气,轻轻合上书,抬头看了看车厢,永远那么拥挤的车厢。除了睡觉和玩手机的,有年轻的妈妈哄着怀里哭闹的孩子,有抽烟的大叔吐着圈圈,有年轻的情侣旁若无人地秀着恩爱,形形色色。有卖饮料零食的服务员推着小车,不厌其烦地对没有位置而坐在过道上休息的人说“你好,请让一下”,还有推销充电宝以及各种产品的人员,来来往往。

02

公交上,我贪婪地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街道与忙碌的人群,这是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啊,一定要等到离开时才知道自己有多不舍。而我即将抵达的远方,又是什么模样?

当时的我急切地想去探探外面的世界,带着心里发烫的梦想,哪会注意身后的目光。

其实,看着就坐在身旁的老爸,好几次想开口,可是,直到火车开动,还是什么也没说。我想说,爸,妈不在你身边,不要工作忘了吃饭,不要总是抽烟,不要熬夜太晚,不要太想我。我想说,老爸,我是个不乖的女儿,我从来不主动给你打电话,跟你说话也是冷冷的,可是我是爱你的。我知道,你一直嫌我考得离家远。

想着想着,泪流了下来,尴尬地看了看四周,没人发现,用手偷偷擦掉了。

终究还是不习惯吧,不习惯那样矫情,即便是真心话。

高中,大学,每次送我的都是我妈。在我的印象中,她力气很大。高中每次搬家,我都是拿着凳子和书包跟在抱着几大包行李的她后面,第二天还跟她抱怨胳膊酸。后来大学里要自己抬饮用水,而我住7楼,第一次抬的时候,觉得自己从来没抬过那么重的东西,当时我想,妈,都怪你,怪你从来不让我提重的东西,现在我连水也抬不动。可是,妈,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

文|在昔

喜欢用脚步临摹路线的弧度,喜欢在地图的每个驿站拍下照片留念,也会挤在人群里朝树杈上的野生动物做个鬼脸,觉得和大家这样的步调一致,也就有了伴儿。

因为爱啊。因为我,她把自己变成了超人。

考了那么多的试,没想到是为了离开家。当有一天你耳边没有了父母的唠叨,你远赴千里之外的大学不再能轻易尝到妈妈做的饭菜,你毕业后工作不顺利,你生病无人照顾,你口袋里只剩几毛钱,你一定明白家的存在意义。

儿女是父母挂在额头上的灯盏,灯亮着,父母的生活才不会荒芜和孤单。

03

很多人喜欢坐火车。

觉得看窗外忽明忽暗缓慢变幻的景象,就好像过完了一生——浮生若梦。

偶尔看到几个也在看着窗外的人,想着是不是他们也在怀念过往,也在思念着谁?

前几天看《山河故人》,年少的到乐即将和妈妈分开,被爸爸送去遥远的澳大利亚求学,他问妈妈“我们为什么要坐这么慢的车啊,为什么不坐飞机?”女主说,火车慢,这样妈妈就能多和到乐待一会了。狭小的车厢里,妈妈和儿子相互依偎着,温情让人叹惋。

现实中,多少农民工,为了生计,坐一次火车离开家,再坐一次火车回到家,一年就这样过去了。很多个这样的一年,一辈子就过去了。漂泊在家与外面的城市,一辗转就是一生。还有追寻梦与远方的少年,火车成了连接家与远方的桥梁。

(04)

那时,我以为的远方在三位数的票价里,在数十个小时的车程里,在归途中眉开眼笑的相册里。后来结了婚生了娃,忙着工作和生活的开始有了抱怨,觉得自己的生活轨迹再也没了选择的自由,感觉每天都像是在原地旋转,无法前进又无法停下来,心情真是糟糕透了。

你以为外面的世界很美,其实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其实活在这世上的每个人都很辛苦。

踏上火车,是要去远方,还是要回家?

那天的黑夜格外漫长,每一分钟都过的像是一个世纪。

有一天,我买了车票,简单收拾了行李,踏上了“寻找自我”的旅程。

我们都想念家,想念隔着岁月长河逐渐老去的父母。可是不知道哪一天,才能放弃分离的现在,回到陪伴家人的当初。

图片 3

没有手表,没有电话,看着车厢口上方不断变化着的红色数字,第一次觉得时间过的如此难熬。那些从天南地北聚集到这里的人,睡的人仰马翻,鼾声四起。当困意真的来了,谁也顾不上自己的睡态了,任困倦恣意妄为。

在慢慢启动的车厢里,听着车厢内嘈杂的人声和车轨摩擦出的金属声,心里踏实极了。站台在视线里越来越远,窗外的树木像一帧帧的底片,默默记录着这次旅程。隔壁座的是位年轻妈妈,怀里抱着一个七八个月的孩子,孩子伸着小手在妈妈胳膊上轻轻抚摸着,不时抬头看看行李架上的包裹或窗外忽闪而过的树影,可爱极了。

半夜醒来时,枕在头下的胳膊已经发麻,双脚无处安放,伸着不是,蜷着也不行。稍微活动活动僵硬了的身体,看见坐在对面的老板娘不见了。我环顾四周,姐姐靠在座位上打着盹,人们的睡相各有千秋,醒着的寥寥几人眼神空洞、面无表情的望着窗外,仿佛那里聚集了人生的悲欢与春秋。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二十分钟,三个小时二十五分钟……

我伸了伸马上就要抽筋的腿,触碰到了一团软软的东西,定睛一看,是老板娘躺在地上,身下铺着几张报纸,正入梦香甜。

感觉时钟转得越来越慢,每个驿站停顿的时间都显得很漫长,轨道之间的摩擦声越来越刺耳,窗外忽闪而过树影开始让人头晕。这时手机显示一条未读信息,小沫发来的。

果真是久经闯荡的人啊!我在心里感叹,如此也能酣然入睡。她是鱼,已经熟悉了这深抝莫测的江海,我们是小鱼小虾,初入海洋的忐忑、幼稚,相较望尘莫及。

标签:, , , ,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