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登录 情感热线 何时月满西楼

何时月满西楼

花开花落又一季,沧海桑田又一世,几度夕阳落下任时光轻流逝。

花开花落又一季,沧海桑田又一世,几度夕阳落下任时光轻流逝。

轮回几度,何时月满西楼

满头白发的老人渐行渐远落下一生孤独,一树枯枝的古树病入膏肓了却千年一梦。“神龟虽寿,尤有竟时”纵使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梦想。也挡不住岁月的力量,一生一世走过了什么,错过了什么,又在回忆什么。

满头白发的老人渐行渐远落下一生孤独,一树枯枝的古树病入膏肓了却千年一梦。“神龟虽寿,尤有竟时”纵使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梦想。也挡不住岁月的力量,一生一世走过了什么,错过了什么,又在回忆什么。

文/夜聆离殇

梦与现实间幻化着,痛苦与快乐交织着。分不清为何存在,又该走向哪个终点。看见了虚幻的天空伸出双手怎么也够不着,走在那人山人海的马路迈开步伐无目的的向前。

梦与现实间幻化着,痛苦与快乐交织着。分不清为何存在,又该走向哪个终点。看见了虚幻的天空伸出双手怎么也够不着,走在那人山人海的马路迈开步伐无目的的向前。

那一世,我持一笼灯火,伫立与相思湖畔,月华千里,浅吟相思。

当躯体被黑暗吞噬,连思绪也消散。虚无,空白,荒凉,岁月轮回无法再次塑造一个完整的你,宇宙中找不到你的印记。渺小如你如我,只是在挣扎着,不被那现实所掩埋。活着看明天阳光再次洒满大地,繁花开满又一年。

当躯体被黑暗吞噬,连思绪也消散。虚无,空白,荒凉,岁月轮回无法再次塑造一个完整的你,宇宙中找不到你的印记。渺小如你如我,只是在挣扎着,不被那现实所掩埋。活着看明天阳光再次洒满大地,繁花开满又一年。

那一世,我重赴佳约,静等花期,奈何轮回几度。何时月满西楼。

凡尘落在心中,蒙蔽了双眼,一生落幕,醒来却已一把黄土。梦幻迷惘住思想,包裹了躯体,暮年回忆,想来却是人间泡沫。

凡尘落在心中,蒙蔽了双眼,一生落幕,醒来却已一把黄土。梦幻迷惘住思想,包裹了躯体,暮年回忆,想来却是人间泡沫。

–导读

一杯香茗,虚淡一口,细细品味。是苦?是甜?是酸?亦或是辣?只有心中知晓那种味道。起起落落,浮浮沉沉,看懂了人生有几个。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三毛提笔构梦却郁郁而终。

一杯香茗,虚淡一口,细细品味。是苦?是甜?是酸?亦或是辣?只有心中知晓那种味道。起起落落,浮浮沉沉,看懂了人生有几个。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三毛提笔构梦却郁郁而终。

潺潺流水,远岸月华。
独饮相思的酒,我又来到了有你的轮回,寻你千百度,已孤独成寂。早已记不起,何时、这月光如水的黑夜里,为何这般凄凉,挥笔落泪,萌动的心绪如此感伤。

一个背包,一个脚步,看一段风景,抛弃一段痛苦,留下的是美好。华发满头,依旧淡然与世。何必纠结眼前的路口,在意命运的不公。人生如梦,谈笑间灰飞烟灭,慢慢品读,唯愿懂得那种味道。

一个背包,一个脚步,看一段风景,抛弃一段痛苦,留下的是美好。华发满头,依旧淡然与世。何必纠结眼前的路口,在意命运的不公。人生如梦,谈笑间灰飞烟灭,慢慢品读,唯愿懂得那种味道。

千里月华,想你如歌。倘若没有轮回,那么我会不会再次带上想念的伏笔,挥墨伴奏,泪走字行?
念与岁月之逝,落与沧桑之苦。经雨残梦泪落双,零碎不全的记忆里,熏风入卷。

红尘一梦困住年少,挚爱一生不放年中,岁月一逝不忘年老。今生何求,又所为何存?登临绝顶却又失落,荣华一生却孤独一世。求得的是心,是太阳的给予而不问结果,为存的是珍惜,是你拥有美好的一切。宇宙的一粒浮尘也有它的意义,就像一位诗人所说:“既然我们来到人间,就应该看看人间的太阳。”纵然万年以后成为虚无,来了便是来了。某个时间某个空间,我还是在那不曾消散。

红尘一梦困住年少,挚爱一生不放年中,岁月一逝不忘年老。今生何求,又所为何存?登临绝顶却又失落,荣华一生却孤独一世。求得的是心,是太阳的给予而不问结果,为存的是珍惜,是你拥有美好的一切。宇宙的一粒浮尘也有它的意义,就像一位诗人所说:“既然我们来到人间,就应该看看人间的太阳。”纵然万年以后成为虚无,来了便是来了。某个时间某个空间,我还是在那不曾消散。

前尘如烟,往事如梦。想你、我对折着记忆的章,寻找那些曾有你的画面。光影斑驳流动,记忆的苦水,一边沉寂,一边苦干。思念在轮回里开花,回忆在数落间枯萎。

人生很宽很长,却又很短。繁华落尽不是一季,沧海桑田也不是一世。任时光流逝,心存与空万古更迭依旧在那。

人生很宽很长,却又很短。繁华落尽不是一季,沧海桑田也不是一世。任时光流逝,心存与空万古更迭依旧在那。

时间如歌,岁月阑珊。还记得,那年那月,我们携手同行,追逐在彼岸开满的残红里,你舞姿倾城,笑靥如花,如画如诗般烂漫,我身衣长衫,英姿飘洒,十里长亭湖畔,饮酒交杯,月夜良宵,共赏千里月华,静听湖水碧波。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醉月回首,情思何堪。今朝,我已孤独一人,与黑夜无数次擦肩,锦衣穿行,对酒相诉,对月寄念。若说;沧海的尽头早已没有了等待,天涯的另一端没有了想念,那么为何,总有人说;世界的另一个角落,有人为你静等千年?

标签:,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