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登录 情感热线 暗示了他与宝,冷月葬花魂

暗示了他与宝,冷月葬花魂



秋至清凉爽寒兮,卿儿篱畔酣梦。和云伴月魂渡兮,登仙访庄友陶。伴采菊东篱下兮,见南山而还。非只陶令高雅兮,卿儿篱下兿菊。莫负秋情黄花兮,喃喃负手吟赏。神会风前影绰兮,枝跳腕底生香。一样花开为谁兮?孤标傲世偕隐。笔端蕴秀临霜兮,写丹青费思量。聚叶泼墨千点兮,攒花染出霜痕。粘屏聊以慰心兮,举世有谁解语?

她念着甘露恩情,托着还泪的梦呓,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闺中的女儿总是诗意着生活,她恨梁间无情的燕子,她伤零落成泥的落花,阶前葬花泪暗洒,呜咽一声,惊起杜鹃空啼,血痕满枝。

吓得袭人辈众丫鬟忙上来搂住,叫:“宝玉别怕,我们在这里!”(从梦境回到现实了)

唤出屏后仙子兮,袅娜娉婷绝伦。云堆翠髻玉钗兮,樱唇榴齿含香。笼烟弯眉似蹙兮,目泛含露愁情。姣花两靥微点兮,动似扶风弱柳。纤腰婀娜楚楚兮,莲步轻挪娇喘。近生凝目谛视兮,咄嗟骨软筋酥。齿吐香风试题兮,诚言竭才以对。渐之展颜微颔兮,眉愁去锁目忻。媚言小字黛玉兮,天注姻缘好合。牵手步移厢房兮,云雨巫山风流。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我们继续看《红楼梦》接下来的情节:

生本清寒之士兮,家无珠宝别业。独居三间茅舍兮,处幽山之溪谷。农时稼穑薄田兮,闲暇蓺之花果。白日眈林乐水兮,归来吟诗作赋。琴棋书画诸雅类兮,微识之梗概。月下尝孤影自酌兮,叹人间之少耦。

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只得凭着与生俱来如丝的坚韧,在大观园里谨于言行,艰难的过活。但终究免不了众人的闲言碎语,冷嘲热讽,不经意间又触动女儿内心最敏感的孱弱,于是只有寂寂地将空眼蓄泪,无人处再暗洒闲抛。

好,目的点出来了:为的是宝玉将来一悟(我觉得这个悟字,很可能暗示了宝玉后来看破红尘,出家为僧)

生晨起意惑醒目兮,卿儿婷婷濯立。寤寐辗转好逑兮,竟幻梦而成真。感天谢地揖拜兮,恩爱缱绻绸缪。匪爱锦衣玉食兮,情真意切足矣。粗茶淡饭能治兮,怡情山水诗赋。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

有仙子名黛玉兮,乃灵河之绛珠草。雨露甘霖滋养兮,天地精华哺育之。脱却草胎为人形兮,修真养性得女体。饥膳饧蜜青果兮,渴饮多情海愁水。飘游天地多寂寥兮,百般心怀无以发。忽遇警幻仙姑兮,求指点之迷津。仙姑嘱静心以待兮,缘若定而终有。携赴太虚幻境兮,待世间多情种。

笼烟眉似蹙非蹙,含情目似喜非喜,美貌使得西子王嫱还羞,才思使得文姬薛涛还愧。这位世外仙姝不安于绛珠仙子的瑰丽与翩跹,却因了赤瑕宫畔的奇缘,饮尽灌愁海的鲜茗醇香四溢,受尽觅情果的甘甜沁人心脾,循着那“木石前盟”,谪入人间。

宝玉忙止步问道:“此系何处?”

春来桃夭烂漫兮,蜂舞蝶翩徜徉。人面桃花相映兮,粉面妍压桃红。笑语莺歌燕舞兮,百鸟声怯颜羞。一夜风雨欺凌兮,飞红满地零落。卿儿怜之伤怀兮,悲彼感己同性。哀凄惨无收骨兮,缝帛囊以贮之。扛花锄以刨土兮,红消香断有归。锦囊艳骨香丘兮,净土掩瘗风流。质本洁来洁去兮,强陷污淖渠沟。念春残花渐落兮,该红颜老死时。不禁潸然泪下兮,玉容美胜西子。

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

世事洞明皆学问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但一切似锦繁花过后,黛玉依然含泪娇喘,做着断鸿声里的酣梦,岂料轻轻蛩鸣恼人,忽醒惊觉竟是一晌贪欢,脉脉的同谁去诉这一如既往的幽怨?夜中偷潸,无限情思只得暂寄窗外衰草寒烟……

至次日,便柔情缱绻,软语一温一存,与可卿难解难分。因二人携手出去游顽之时,忽至一个所在,但见XX遍地,狼虎同群,迎面一道黑溪阻路,并无桥梁可通。正在犹豫之间,忽见警幻后面追来,告道:“快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甲戌侧批:机锋。点醒世人]

乱曰:卿儿世外仙姝兮,寿禄与天之齐。生乃世间凡子兮,恨不能常俦耦。念倾城绝代貌兮,垂青钟情粗陋。柔情似水谆谆兮,不倦教诲风雅。从未诃责名利兮,沈乐世外桃源。桃果菜蔬无厌兮,食之甘美若醴。骨清姿媚婉约兮,风流倜傥冰洁。善解人意温婉兮,心灵相犀相通。不离不弃白首兮,死而无憾意足。生终叶落黄土兮,卿莫悲愁伤痛。望卿回归天阙兮,故作此赋以赠。

微腮带怒,薄面含嗔,怒得疼惜,嗔得怜爱。女儿的愁绪如柳絮轻飞,世人看来皆一笑了之。但黛玉的凄楚在于青灯照壁,冷雨敲窗,在于草木葳蕤春困时,拥着不耐风雨的薄绣衾;在于题了满纸的素怨,却不得片言聊慰的秋心;在于纸上袖边难拂拭的抛珠滚玉,点点斑斑;在于尺幅鲛绡的空嗟叹,怨不得千古风流造的孽海情天。

警幻的一句:“快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简直就是在对宝玉说: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啊!

某夜伏案入梦兮,魂出窍而游走。溟溟臻天界宫阙兮,匾额曰太虚幻境。垣外徘徊踟蹰兮,玉门豁然洞开。翩跹仙女婉邀兮,乃忝往玷污仙阙。行处鸟惊庭树兮,花房影度回廊。云雾蒸然缭绕兮,清新麝香馥郁。明殿有仙姑抚瑟兮,其后宫女侍立。颔首颐笑问语兮,君自何方之来?惶惶揖礼答言兮,生亦混沌不解。仙姑止弦顿柱兮,太息孽缘不已。嘱遗生以佳丽兮,结天地之伉俪。

可是依稀尤记偷梨蕊,借梅花的白海棠,和云伴月的菊梦,那桃花行,那题帕三绝,那秋窗风雨的夕夜。最是一首《葬花吟》,空谷跫音,绝世悲歌,只可惜了花颜月貌,无可寻觅,唯余冷月,静葬花魂,直教人心碎肠断!

那宝玉恍恍惚惚,依警幻所嘱之言,未免有儿女之事,难以尽述。

留不住一缕香魂,只得任其如春梦般云散。黛玉随花而逝,踏风而去,今生每一次泪洒纱窗,皆缘于前世凄美的诅咒,泪落一滴,心弦便扯断一根,终于这惨不忍睹的一刻悄然而至,弦尽断,曲终人散,从此仙子侍者两不相欠,只余下尘世青涩的回忆,痛彻心扉的悼念。也罢,艳骨尘封于锦囊,风流藏掩于净土,“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清清白白的来,轰轰烈烈的去。

首先,本来要去“太虚幻境”的并不是贾宝玉,而是林黛玉(绛珠仙子)那为什么警幻仙姑临时改了主意,要去接宝玉上仙界来呢?因为宁、荣二公的嘱托(非常重要,这才是警幻仙姑让宝玉去太虚幻境的真实意图)

如此的折磨还不够,既有林中玉带,又何需雪里金簪?既生瑜何生亮?或许黛玉也怀揣着古人如此的忧愤,探着“金玉良缘”半含酸。“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谁叫黛玉孤身寂寞林,而人家是山中高士,晶莹如雪,纵使宝哥哥偏只念“木石前盟”,到头来还不是水中月,镜中花?泪尽烛灭,空余下枉自嗟呀……

先让宝玉听了《红楼梦》判词、判曲。

再也不用手把花锄踏落花,再也不用问“明媚鲜妍能几时”,再也不用呜咽“落花满地惊鸟飞”,再也……

图片 1

月影散荡,惊起了深池一只白鹤,黛玉却将它谑作鬼影,湘云便联了一句“寒塘渡鹤影”,黛玉诗情新奇,随手拈来“冷月葬花魂”。由着这凄清奇谲的句子,默默暗想,白鹤鬼影,冷月花魂,莫不是潇湘妃子自感春尽花残,红颜将老?念及后来焚稿断情,不禁心中一凛,黯然唏嘘。

图片 2

标签:,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