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登录 情感热线 隔夜红尘,梦外牵挂

隔夜红尘,梦外牵挂

樱桃树下的一只绣花鞋,精致的绣花鞋,针脚细腻且密集,色彩鲜明且清晰,许久都是这一个梦,循环往复,不厌其烦地来到我的夜,就像在重复地考试过关,一次比一次的缓慢飘逸,常绕着我的思绪,思绪无法偏离,醒来时的梦,真假难辨。

丽江自由生活驿站¥400起立即预订>

不知从何时起,开始做梦,梦见烟雨三月,打江南走过,踏过断桥,划一叶小舟,穿梭在亭台楼阁之间,爱上一个丁香般的姑娘,停留在溪水对岸,撑着油纸伞,对我浅浅而笑,那么温柔,那么可爱。让我梦里相思,梦外牵挂。

也许你是佛送来的精灵,在我的身边左右我周围的情,在一个梦里解析脑海里的每一个浮动,只能这样想一个梦的始终,一个梦的缘由,一个梦孤独的坠落,沉浸在一个故事里的萌动飞升。

展开更多酒店

世间多少相遇都可称为久别重逢。前世今生,月起月落。也许你们菩提树下,擦肩而过,偶然记下对方的笑容;也许你们一同修行,舞琴弄墨,隐居与高山流水之间。也许你们执手相看,却天各一方。而今生,再相聚,再回首,那缘分还未被时光的风刮尽,那段情还未被春日的雨洗完。只是需要一些懂得,一些安慰,以及一些放开。

默默地按照你的旨意,只看樱桃树开花结果。

发表于 2014-11-13 16:48

樱桃树下的一只绣花鞋,精致的绣花鞋,针脚细腻且密集,色彩鲜明且清晰,许久都是这一个梦,循环往复,不厌其烦地来到我的夜,就像在重复地考试过关,一次比一次的缓慢飘逸,常绕着我的思绪,思绪无法偏离,醒来时的梦,真假难辨。

图片 1

也许你是佛送来的精灵,在我的身边左右我周围的情,在一个梦里解析脑海里的每一个浮动,只能这样想一个梦的始终,一个梦的缘由,一个梦孤独的坠落,沉浸在一个故事里的萌动飞升,默默地按照自由生活驿站的旨意,只看樱桃树开花结果。

图片 2

许下多少心愿,才能遗弃沧桑的心弦,退化身上的尘土,菊梅金莲。柳絮落在青苔,谁能知道源头的水来自冰山,来至石头的缝隙,面向沙漠祈祷,一个干枯的灵魂浸泡在水中,蜂拥多少幻觉的笔墨和倒影,才能孕育出虚影的画卷,如镜花水月般呼应成无数的弧线,难以成两点间的直观,走出梦里,来到梦外。

夜深沉,月光明亮,一人观望,不是千里知音,同样两地茫茫。

图片 3

思想,那是谁的一只绣花鞋,落在江雨霏霏的樱桃树下,点亮一枚星星的烛光,一个摇晃不清的身影,像云雾里隐隐约约的风筝,模糊不清,摇晃不定,凝望烛光,泪水盈盈,声声低唤,遮在好似一抹红衫衣裙的后面,拨动着缓缓流淌的水面,似乎是在低吟一曲六月飞雪的哀伤,无处对白,落在自由生活的梦中。

图片 4

那是谁的魂魄,又化成一缕幽凉的风,吹灭闪动,留下一片暗影,显出了绣花鞋的光亮,历历在目的感觉,从心里往外的抖动。冷风拂面,冷风入心,冷风纠缠着一个境界,虚幻的不知道是梦里还是梦外的事情。

多么想自己是一个樱桃,或者是樱桃树,最好的是樱桃树的根,不懂得人情事故,不懂得人间的是是非非,平平静静地成为一个木头,成为一只会飞的小鸟,或者是一只素食的小动物,这一切都是在想象中逃避,偏离。

图片 5

小雨幽幽,小而密集,淋湿了我的头发和手臂。

有了这样的感觉,有了这样的情愫,有了小雨的冷意,才知道刚刚又是一个恐慌的虚影虚像,不容易从那里游离出来,每时每刻都在那一种梦里缠绕,分不清白天和黑夜,分不清在哪一个方位,无论是什么时候,梦都会闯入我的思绪,将一切从脑海里驱散分离出去,只为一只绣花鞋暗渡时光。

图片 6

忘记一切,清清白白的忘记一切,脑海里,思绪里,只在一棵樱桃树下,没完没了地端详一只绣花鞋的细腻,鲜美,精湛华美,想一只绣花鞋的故事,无数个情节,无数个画面的形成,结局就是看不清楚绣花鞋的主人,仅有一只明亮不久的蜡烛,摇晃的红色的飘裙,就这样睡着了与醒着,只模糊在一只绣花鞋上。

图片 7

此时,在敲击文字的时候,依然不知道自己是醒着,还是在梦里,也许这是抑郁的开始,或者是偏执的初潮,不敢想……

在梦里寻找失落的年华,在梦里年华寻找那颗梦里的樱桃树。

图片 8

坐在三生石上,苦品清茶,牵念繁尘。我们回首前生,笑谈今生,憧憬来生。那些偶然邂逅的姑娘,梦中思念的风景,如今安否?那些在水一方的缘分,梦中的牵挂,如今可存?曾几何时,我们从故乡来,带着那轮月光,共看岁月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以书为乐。因为现实的原因,却天各一方。你去远方,留我一人望月兴叹,眷恋过往。还记得,那年中秋樱桃树下,一夜交谈,我倚靠在里肩上。你告诉我,你有梦想,你祈福上天,愿受一切苦。就是只愿你爱的人幸福,愿牵挂的人一生平安,无忧无愁。而我只是一笑而过,不想打断美好的时刻。却不知道你的一片苦心,为我牵挂。待到时光划过,岁月不存。才开始想起那些过往,那些言语,惹人遗憾,无法原谅自己。

许下多少心愿,才能遗弃沧桑的心弦,退化身上的尘土,菊梅金莲。柳絮落在青苔,谁能知道源头的水来自冰山,来至石头的缝隙,面向沙漠祈祷,一个干枯的灵魂浸泡在水中,蜂拥多少幻觉的笔墨和倒影,才能孕育出虚影的画卷,如镜花水月般呼应成无数的弧线,难以成两点间的直观,走出梦里,来到梦外。

记得那个秋天,走在林间小道,你说,你要去远方,我没有说话,我还以为你要去求学。只是默默注视着你,想记住你的容颜,你的声音,你的背影。没想到你要远嫁他方,我回学校以后,才看到你给我发的短信,你结婚啦,但你不快乐,你喜欢我。从此刻起,我感动,但是我却知道,我们从此成为过客,再难相见,曾经的一切都会化为云烟,去而不返。沿途的风声只会催人泪下,那轮夕阳迟迟不愿落下,只是想看看我的笑话,看我如此狼狈,如此无能为力。

标签:,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