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登录 情感热线 千百年后谁还记得谁,孤影独吟

千百年后谁还记得谁,孤影独吟

缘份来的时候,是获得的惊喜和意外的美好。感谢命运如此的博爱,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给我留下了一份无比难忘的神奇,那一缕温馨投射灵魂的深处,遇上你真是我的缘。

回忆,是一首绵绵不绝的老歌,在属于它的寂寞里安然唱响,是静谧时光里一段忽隐忽现的曲调,是偶尔在老旧的小巷,突然显现而出脱落了漆色的老屋。一个垂暮的老者,安然品味一杯淡茶,悠闲的遥望蓝天,时而低头沉思,时而皱眉不安,唯独不变的是近旁石刻的雕像。一双逼真的眼,仿佛可以看穿红尘俗事,一缕炊烟,一怀思念,足以滋润一段过往,缅怀一段回忆。

道路蜿蜒,我在你魔鬼般的声音里迷失了自己。天那,我不知道应该把这诞生于惆怅的雨巷的紫藤萝一样的爱情置放在何处。

翻开的书,何时让风错阅,已不知看过了多少页码,亦不记得那错过的一页,究竟写着怎样的一段过往。记忆深处,却还是有一副淡淡的画面,模糊处已无法认清,清晰处却无比清楚,是一个怎样的人,留下了这么一副画,茫茫长河,想来也无处查起。然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它的存在不也勾起一些人的回忆,润湿了几双敏感的眼睛。

韩磊《汉武大帝》主题曲《千百年后谁还记得谁》_腾讯视频

夜幕从墙角爬出来了,太阳渐渐隐去,只留下微弱的光芒在做最后的挣扎。

小时候,总喜欢走在荒芜的村道,试图在剥落的墙壁上,搜寻一丝光阴的记忆,寻着一段已被尘埃覆盖的回忆。小小的我,未曾有过太多的遗憾,虽没有在尘埃间,遇见刻落在石板上的过往,可沿着这么一条狭小村道,走上了属于自己的道路。

2008年12月14日写。发现后面还有抄袭的一些,估计感觉别人写的不错,就留到末尾了。当时的心情已经不清楚了,估计是刚读研,对逝去的过往有些感喟。现在不会再写这样的文字了,表达不出观点,一堆辞藻堆积,再华丽也是废话。

月光下的我与影子相伴相望,看着夜空数着今晚天上的星星。看到西边的那颗星,偶然想起那晚的约定,却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约定的内容?

那是多么荒唐的念想,年少的我却一直深信不疑,因为始终坚信,那逃过了历史演变的过去,一定记着某段回忆,等着那么一个傻傻的人,前去找寻,搜索。然而,我是不是这个人,我也不知从何说起,只隐约知晓,我确是在这条叫做人生的路上,收获了几多福报,拥有了铭心的情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冬眠了,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被冰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只关心自己的吃穿或朋友的悲苦,似乎快乐这东西,已经早就被抛弃了。

光阴荏苒,岁月从指间悄然流逝,面对过往的青春,绚丽的梦在心中沉淀。七彩的故事划过心田,留下最清晰的印记。

那是一副落叶庭园图,简单的装潢,和谐的建筑,曲折的庭院,没有高大的楼阁,仍旧不失品味,静静地诠释着它存在的价值。这么一副画,该有着一段奇异的缘,或是宋时无意遗落的一阙雅词,唐时抖落的一句诗句,元时搁下的一段散曲,不论是宋词的忧伤,或是唐诗的豪迈,亦是元曲的凄凉,无非是古道上那一匹枯瘦的老马,拖着行人憔悴的身影,一路拉长,延伸到遥远的故乡。

舍却江湖,或许除了文字,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再关心时尚、潮流、欲望,也没心思去做些什么自己喜欢的事情了。生活成了白开水,淡而无味;心情像一湾平静的湖,波澜不惊……

那些曾经的文字,曾经的表情,曾经留下的脚印……无不是我最珍贵的记忆,不想让它们漂泊在外,所以将以往的路重新走过,将属于我们的回忆轻轻拾起,放进槲寄生编织的花篮里。

可是,凋落的叶子,早已还原不了当初的模样,是谁曾在此留下一段故事,而今连同回忆也无处查询,唯有零碎的曲调,就着朴素的词藻,讲述属于曾经的传奇,一曲唱罢。鸳鸯戏水,一梦成空,你的故事流芳千古,而你已在故事间,慢慢老去,沉浸在岁月的尘埃间,即便有人寻访,也不知该相信那一段过往,也不知该沿着那一条路,与你约定跨越少年的邂逅。

夜了,发现自己越来越不能老练的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思绪,或者排满流程的日子太多了,于是连生活都没激情了,于是连自己都快迷失了,麻木的不知冷暖不知爱恨了……

偶尔把那些支离破碎的东西拼凑起来,不经意间发现,那是一幅幅悲伤的图画,每次回忆虽然很疼,但是很幸福。

终于,老旧的唱片应声而断,听曲的老者醒来,烧茶的童子,已不知身往何方,脆弱的门槛,经不起流年的脚步,渐渐披上古老的衣裳,成博物馆里欣赏的旧物。那曾在屋里喝茶下棋的老者,已不知在何处,继续着如此淡雅的生活,或许山间路长,逝世的消息,坟头长满青草,远方的知己,才听闻他已走的消失。

当这首歌响起,我瞬间就像被什么击中,半天恍然如梦。歌词和旋律都触动了我,突然打了个机灵,随后一只无形的大手抓着我的思绪,用力的扯,然后使劲抛向远方,划成记忆的弧线……

所以过往的故事不需要文字的记录,它们如前世韶光,越久越清晰。

多年以后,人们在一本书上,一段文字里,一句诗词间,偶尔发现他别样的经过,回忆他沧桑幸福的一生,方才对月思量,他既有过如此过往。只是这故事,不知是被谁带到了尘世间,那个烧茶的童子,想来已在某处树下,坐在讲述曾经的趣闻。

流星闪过,莫须伤悲,可这首歌划过,我却为逝去的和未经的,为友谊、爱情甚至生命喟叹。突然发现,自己竟如此孤单,温暖的双手竟是空空如也,努力的抓,却只抓到空虚……

标签:,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