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登录 情感热线 的心留着泪,睡着的样子

的心留着泪,睡着的样子

静静的夜里

站在门墙边的阿真捂着胸口,呆呆的看着婚礼台上的新娘,他的心在悲鸣。他想站在那上面的新郎本应该是自己的。

  初冬时节,冬天的迹象嫩芽一般的呈现着。深秋已渐渐远去,消匿了踪影,只留下了大地上灰溜溜的一片,与天的浅蓝一起,相和着,直抵目光的尽头。它们的缩影——池塘里的一汪清水——所结着的冰却还嫩着呢,轻轻浮在水上,宛如一件水的衣裳。只是它太单薄了,风儿所吹起的一道小小的波纹似乎都能让它破碎开去。

我静静的平躺着

新娘笑的灿烂如花,阿真知道这是阿欣发自真心的开心,可是这笑容对于他来说就像刺刀一样,不停的一刀一刀的扎在自己本就已经痛苦的心口上,他的气力也伴随着这温柔的刺刀一刀一刀的在心口戳刺而一点一点的流失。

  清冷的夜揭去了如梦的面纱,露出了娇红的容颜,像新娘,淡淡晨雾中神情朦胧,仿佛还在回忆梦中的景象。只是,她往镜子一样的水面望去时,呀!吃了一惊的,不禁周身打了个寒噤:清的晨,这样冷!这梦就醒了。

白色蜡烛下的残泪

阿真感觉全身的力气已经一点一点的抽空,他靠在墙边,慢慢的滑到地板上,坐了下来。抽泣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呼吸变得也越来越困难,被紧身衣紧缚住的胸口艰难的一起一伏,努力的想要吸进更多的空气,可是一切都是白费。阿真感觉到一阵晕眩后,眼前一片漆黑,掉入了茫茫的黑暗中。

  她抬起清凉的眸眼往远处瞧去,不远处的村子里还是静悄悄的,人们还在梦乡里呢。随着目光的移动,她忽然发觉有一户人家有着和她一样的色彩。屋顶上一排排整齐的红瓦在她的注视下沐浴着晨光;红砖墙在她的凝视中散发着喜气;门口两个贴着喜字的大红灯笼在清冷的风中轻轻摇摆;漆黑如夜的大门上贴着一副红底金字的喜联:百年、好合。

一身红装的新娘

黑暗中的阿真,惶恐不安,使劲的挥舞着自己的双手,除了下坠的感觉,什么也感觉不到。阿真想要大声的呼喊,使出全身的力气,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惊慌的阿真变得害怕起来,他原来体验过一次这样的感觉,那是他和阿欣分手后的第一个夜晚,躺在沙发上的阿真,两个小时抽完了一整包烟,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心口在痛苦的情绪和尼古丁的熏染下变得异常难受,呼吸也变的时停时续,心脏像是随时都会停止跳动。阿真无力的紧闭着双眼,感觉自己坠入了无尽的黑暗中,这黑暗就像地狱一样,封印了所有的感官,有的只是不停下坠的恐惧感。

  此时,门大开着。有人出出进进的,在忙,忙个不停,嘴里哈着淡淡的热气。这热气散在初冬冷硬的空气里,轻雾一样的,在街巷里,在屋顶上,在树的枝丫间漂浮着。红彤彤的太阳就隐在其中,红纱一样的如眼神一样的光芒就透过这雾气散落在地上和人的脸上。

和那背影瘦小的新郎

黑暗中的阿真,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那个从分手后就没有听到过的声音,那个他思念了三年的声音。阿真努力的想要睁开双眼,想要看一看自己思念了三年的那个熟悉却又记不清了的脸。

  有风掠过,在失落了叶子的枝梢间,仿佛鸟儿柔软的翅膀,悄无声息。在这一忽儿的空当,太阳微微的光芒在枝梢间颤颤的晃荡了,带起些许尘埃。站在远处,透过枝梢望去,那轮千呼万唤始出来,还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朝阳在一抹云霞的缠绕下,宛如一位翘首企盼的新娘。

白帘布拉下来的地毯两对新人走在上面

痛苦着、挣扎着、呐喊着、祈求着,他祈求着每一位神者,只要让自己睁开双眼再看一眼那张熟悉的脸,让自己闻一闻那熟悉的气味,让他干什么都可以。

  远远的,缓缓地,一队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车辆向村子驶来,它们是迎亲的车子。每一辆车子的前头都贴着一个火红的大喜字,在晨光中闪烁着迷人的喜庆色彩。当中一辆车子更是被打扮得华丽好看,它是属于新娘的。

手挽着手


  车队慢慢行进着,鞭炮也声声不断。每一串鞭炮响过,震耳声后都留下一抹飘散的淡淡青烟,青烟萦绕着驶过其中的车子,久不散去。她就是这样的走来,走入新的村落,进入新的生活。

暗黄的烛光下我看着他们

痛苦挣扎的阿真,猛然的睁开双眼,刺眼的灯光让他的眼睛眯了起来。

  清脆的鞭炮声催醒了宁静的村庄,唤起了忙碌了一秋的人们。

觉得背影熟悉

看着阿真醒来后的人群,迅速的围了过来,一群明显和阿真不是同一个种族的人脸映入阿真的眼中,慌张的阿真快速的翻了一个身,试图站起来,却不料双腿一软,膝盖跪到了地上。脱下来的蜘蛛侠紧身上衣出现在了阿真眼前的地上,他的脸刷的一下滚烫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是该站起来跑掉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再跑掉,他跪在地上,大脑中一片空白。

  这支小小的、普通的迎亲车队慢慢地停下了,停在一幢同样普通平常的新房跟前。新房跟前已经站了许多看新娘的人,他们等待着、期待着这位新加入他们村的媳妇。

我想走过去看个清楚

“阿真。”

  此时,新娘就坐在车子里,一身的红妆,依偎在新郎的身旁。她透过车窗望见了站在外面看她的人,脸颊上满是娇羞,不禁地悄悄握住了新郎的手。可是看新郎的表情,似乎比她还要害羞呢:白净的面孔中明显的有着这会儿朝霞般的红晕,从红晕中冉冉而起的温度徐徐的弥漫了他的全身,淡淡雾气一样的萦绕在眼前,散落在车窗玻璃上,凝结了,露珠一样的。遇着日头,化了,又成了雾气一样的,朦胧、隐约,映着脸旁的那一抹轻轻淡淡的红。

双脚无力的我只能躺在哪里

听到声音的阿真,心脏砰砰的猛烈的跳动着,他想要扭头却又鼓不起那扭头的勇气。那个阿真做梦都想见的人此刻就在他的身后,他却没有胆量回头去看一眼。阿真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眼泪又开始吧嗒吧嗒的往地板上掉落。

  车门被轻轻地打开了,一缕阳光扑进来,新娘的身上闪烁着金黄,那是红装上的纹络。她头上蒙着红盖头,轻轻的、小心翼翼地迈下了车,初冬清柔的有点冷的晨光顿时倾洒了她一身。红纱做就的盖头下,人们隐约的看到了她美丽的面容,人群里不禁地一阵骚动,一阵赞叹。

就那样看着

阿真太难受了,感觉到自己的心口又开始痛了起来。他无法鼓起勇气回头看一眼,他害怕回头后的自己会完全的失去控制,变得疯癫而痴狂。他恨自己为何还要来打扰阿欣的生活,自己无法放下的东西为何还要强加在阿欣的身上。他抬起右手,狠狠的将手掌抽打到自己的脸颊上。灼热的脸颊让他清醒,让他有了力气。

  新郎一身的黑色,仿佛一个夜的孩子,还没有长大的孩子。瞧他,脸颊上还有着孩子一样的羞怯,眼眸里还有着孩子一样的清澈。他急急地下了车,转到新娘的那边,扶她下了车。这时,挂在门口的鞭炮燃响了,噼噼啪啪,伴随着捂着耳朵的看新娘的人,簇拥着新人跨过脚下燃烧着的豆秸往院子里去了。那小小的院子就是举行婚礼的地方。院子不大,典型的庄户院的模样,一下子拥进了这许多人,地方就显得更加狭小了。

就那样看着他们走上礼台

“对不起。”

  院子里,堂屋门口摆着一张铺着红布的大桌子,上面燃着红红的喜烛。金色的颤抖的烛光好像两颗颤抖的新人的心,面对着这许多的人,颤抖着他们的不知所措。

转身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那张阴森的面孔

看着眼泪一滴一滴的在地板上汇聚成一个小水洼,阿真哽咽的说出了三个字,然后蹒跚着站了起来,疯了似的摇晃着跑出了大门,地板上蜘蛛侠的紧身上衣皱皱的躺着,还残留着阿真的体温,久久的无法散去。

  担任司仪的是本家的三叔,他将做新郎的侄子引到桌子跟前。此时,桌子两边坐着他的父母,衣服、脸色、头发都差不多的颜色,连殷殷的笑意也显露着辛劳半辈子的灰黄。三叔安排他们站好,然后开始念早已写好的婚礼祝词。那一份祝词在鞭炮声后人群喧嚷声中,半土不洋的念了开去。纸张在风中微微的抖动,那土话中夹杂着生疏普通话的声音也有着些许的颤抖:各位乡亲、各位父老,在今天这样一个美好的日子里,欢迎你们来参加严明先生和钟雯雯小姐的结婚典礼……婚礼祝词很是简短。新娘挽在新郎的臂弯里,拜天地、拜父母、夫妻对拜。他们就在这简单而传统的仪式中成为了夫妻。

红唇的小嘴

  接着是入洞房,人们簇拥着被礼花喷了一身的新人入了洞房。

腮红的可怕

  屋子是新的,新的墙壁,新的家具,散发着清新的香味儿。屋子四面的墙壁上挂着他们的结婚照,照片里他们相拥着他们的温暖,微笑着他们的温馨。

一双看不到的眼睛

  卧室就是他们的洞房,小小的房间里挤不下这许多人。小孩子在大人中间挤来挤去,丝毫也不掩饰他们顽皮的模样。新娘安静的坐在床头上,垂首不语,任凭小孩子玩闹,她只握着新郎的手,轻轻的握着。新郎就在她身旁,唇角抿着淡淡的笑意,低头望着那宁静不语的新娘,眼眸深处仿佛有着谁也看不见的淡淡异样。

站在旁边的新郎我似乎看得清似乎看不清

  就在他这一凝神的功夫,有人拿给他一盘糖果,示意他,他接过去点点头。那人就喊着:抢喜糖了,快出去抢喜糖了。人们哄笑着随他而出去了,只留下新娘一人静悄悄的坐在那里。在人们嬉笑着推他出去时,他不经意的扭过脸去,掠过他们嬉笑颜开的脸庞,他隐约的瞥到了床头上那一抹宁静而安详的镶着金色纹络的红,不禁地,在内心最深处有一丝丝的悸动。

我想喊出她的名字

  金色而透明的阳光从淡蓝色的天空斜斜的照下来,落在人的脸上,像是凭空织就的吻,暖和而又舒服。他微微仰脸,张开那细细的睫毛,阳光的吻就透过睫毛落在他那如夜一般漆黑明澈的眸子里。那一刻,他的心境好像完全被这温暖的吻给化开了。他抓起一把隔着糖纸都能闻得到香甜的喜糖撒了下去,喜糖在阳光里折射着多彩的光芒落在人群里。呵!那是幸福的精灵呀!是会溶在嘴里,甜在心里的精灵呀。呵!那也是对人们的祝福最好的馈赠。呵!那还是他们爱情甜美的见证。

死死的就是喊不出声

  撒完了喜糖,看新娘的人们三三两两的就散去了,早晨清冷的阳光把他们的背影照得清晰明了。婚礼就算是结束了,他们要继续他们的生活。村子老屋里这会儿已经升起了阵阵青色的炊烟,缓缓地消散在了淡清色的风里。院子里的那张铺着大红布的桌子上,红红的喜烛已经燃去了大半,烛身、烛台上凝结了许多的烛蜡。清冷的风缠绕着阳光低低掠过这院子,桌上烛光轻轻闪烁,地上礼花碎屑轻轻掠动,这清冷的气氛吹在人热情的脸上,眼睛里的那一分开心快乐就消散去了许多。

我抬起头看着

  此刻,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新娘的红盖头也已揭下来了,给她握在手心里,轻轻攥着,像个文静的羞怯的小姑娘。他就坐在她的对面,静静的,像是有心事似的低头不语。她望了他好看的头发许久,终于轻叹一声,倾覆着好看的腰身,拉起他的手握在手心里。他抬起脸来,望着她,如夜的眼眸明亮清澈,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她微笑着问他:累了吧?他抿起还有着些许笑影的唇角微微摇头。她却眯起眼睛笑着说:怎么会呢?说着用手轻轻抚摸他温暖的脸:从昨天就没有好好睡,今天又折腾了一大早,怎么会不累呢?我看得出来。他望着新娘宛如水中珍珠一样晶莹明澈的眼睛说:你也是啊,也很累吧?她却笑着摇头不语。终于,末了,他们彼此相视而笑。就在他们打开心扉要说悄悄话的时候,外面院子里忽然有人来了。他急忙站起身往外看去,原来是晚起的来看新娘的人。他将来人让进来,请他吃喜糖,而来人见婚礼已经结束,也就知趣的客气几句走了。转眼的功夫,屋子里又只有他们俩人了。看着他走进来,又坐在矮矮的椅子上,在自己的面前,唇角边那正渐渐消失的微笑里还有着些许的疲惫,她不禁莞尔而笑了。

周围摆满了白色的蜡烛

  这会儿没有人来,可是婚礼中难得的一点宁静时光。他剥开一块糖递给她:吃块糖吧,很好吃,很甜的。她轻笑一声,拿过去放在嘴里,顿时舌尖上满是糖的香甜:嗯。然后她说,你还是闭会儿眼睛吧,过会儿酒席上还有的闹腾呢。啊,是啊。他深深地呼吸着说。

我终于看清楚

  新婚的早晨,两个人的空间静谧、安逸。钟表指针一下一下的走着,一如单调却耐听的旋律,响在耳畔。她轻轻依偎在他的怀里,在新婚的屋子里悄悄的,好像睡着了的样子。

原来躺在那张酒桌上的人是我

  许久,好像是许久吧?眼睛闭着时的感觉总是悠远的,不知不觉就过去了那么久。

我回过头看着新娘

  阳光像个羞怯而好奇的孩子,悄悄地溜进来,偷偷的躲在门后瞧人家,以为别人看不见,却不知老是这么偷看,别人就会发觉的。

她缓缓的向我走来

  蓦然的,他睁开了眼睛,扭脸往门外瞧去,果然看见一个小孩子藏在那里看他们,因为犹豫不决,脸上有些忸怩不安。他认得他,是一个叔叔家的孩子。他叫他进来,问他有什么事。那个小孩儿抓着蓬乱的头发跟他说:大伯伯叫我跟你说,酒席快要开始了,让你们快去。他摸摸他的头说:好,我们知道了,一会儿就去。你跟大伯伯说,好吧?小孩儿重重的点下头,迫不及待的扭身跑了。她也觉察到了,醒来了,看着那小孩儿颠儿颠儿的跑了,噗哧一声笑了。他说:酒席快开始了,我们去吧,别让人家等久了。她点点头:嗯,我们这就去吧。

我不敢看她那张阴森森的面孔

  她站在屋子门前,微微仰脸看天井一角的天空,她的眉眼上也有着天的淡蓝色,淡淡的,那是眼影,眼眸的倩影。

慢慢的靠近了我的脸颊

  酒席是在老屋摆的,离新房不远。他们走着,散步似的步行着,晨光倾洒在新衣上,像个学步的孩童,拽着衣角,轻轻曳动。

亲吻着我

  太阳已经慢慢升起来了,金色的脸蛋依稀露在树枝间。这会儿,它已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娇羞,呈现出的满是又惊又喜的神色。看啊!金色耀眼的光芒丝毫也不客气地从树枝间挥洒下来,四散开去。天空愈蓝了,在它一旁的云彩,洁白一如新娘的皓齿,在这寒冷的初冬的早晨给人一息若有若无的温暖。

我闭上眼心里颤抖着

  他们一去,杂乱无章而又井然有序的院子又热闹了几分,就像燕子低低掠回了它静谧的巢一样,少不了一阵啁啾和呢喃的。

标签:,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