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登录 情感热线 年少的温暖,从冬日黄山到婺源秋色

年少的温暖,从冬日黄山到婺源秋色

比邻鱼米之乡的小坡地有我血浓于水的至亲幼时背我去改善生活用茶罐煮米饭给我一人吃全家吃粗粮傻傻的我在吃饭时问起都说早吃腻了几日后家人来接不舍离去的我无知的哭闹声嘶力竭引得犬吠鸡叫打破小村的寂静路上一步三回头泪水迷蒙曲折的山路几十年一转眼那个背我来吃米饭的人早早躺在山那边守着一块小小的地和我幼时走过的山路任风来雨去苗壮草枯今日坐在村前坝子里看他耕种一辈子的土地沟渠里流水潺潺荒芜里间杂一片片绿麦苗青青多少蔬菜在争春多少花儿在竞相开放风儿不知疲倦吹来原野泥土的香甜远山恁是多情像淘气的孩子学人说话将村中喜庆的音乐连同林间鸟儿的欢唱重播馈赠给我这里被群山环抱小村从破败走向繁华火塘边的茶罐不言不语只把甘洌烤香慢慢舒展相聚的皱纹一村的淳朴像雏菊开放在酒后桑麻里

婺源驴友驿站¥70起立即预订>

小草的爸妈是很本份的人,家里靠着爸爸给周围的邻居干很重的活给很少的工钱度日。妈妈连自家的活都做不好,有时候煮的饭都是糊的,吃的饭还是玉米糊糊伴随各种野菜。别人家的菜地都是绿绿的,小草家的菜地菜小得可怜,还长满各种杂草。但爸爸妈妈都会尽力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小草。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展开更多酒店

别人送点米给小草爸爸,小草爸爸会高兴的带回家,每次只用茶罐煨一小点给小草吃,米饭好香啊!如果再有人家送有油给小草爸爸,爸爸会在米饭里给小草加一滴油,一点点盐,那就可以算得上是人间的极品美味了。小草吃的时候总会先喂点给爸爸,再喂点给妈妈,自己才吃。而爸爸妈妈都只是象征性的舔一下,“好吃!好吃!小草真孝顺!”再喂就再也不吃了,“小草吃,爸爸妈妈吃了米饭会和肚子里的包谷饭打架,肚子会疼的!”小草才高兴的吃下这人间美味!可小草也总想不明白,为何饭会打架?

发表于 2008-12-29 15:16

旅社前的石板路走下去就是往长溪了。走到底是所小学,要从右边的山路走上去。左边是下程村的。

右边走不多远就是一座小庙亭。一路大半是青石板路古驿道。清晨的山间人影杳无。走了一个多钟遇见两位种菜的村民,接着遇到第一批从长溪徒步过来的驴,据说8点就出发了。

从长溪来石城虽然是上坡,但大多的驴都选择这么走,理由很简单,可以省石城的门票,长溪是免票的。

走一个半小时后会有一段有点险的山路,傍山而行。

路过的方家是从村前过,而曹家是穿村而过。一路很平缓,极少有台阶,伴溪声潺潺。我这种路盲都能独行的徒步线路,真的是很易走。

到离长溪不到一小时路程的地方,要右转过一座石桥上山,望住山上的一棵红枫走就对了。

长溪村顾名思义,是傍溪而建的一条小村。正在大兴土木,本以为它在向石城的旅游建设看齐,戴向阳却告诉我,只是村民中的有钱人在改善居住条件。这里旅游季节最多旺两个月,村民的旅游收入并不高。

村中多过百年的古树,枫香和苦储。闲走后山,有很好的秋色。

红叶不过如此。小村却是原味的。夕阳时分,当长枪短炮们都奔上山等夕阳落山时,我在溪边看夕照下暖黄色的小村。女人在水边洗衣,白墙黑瓦的小村安静地被夕阳瑰丽的色彩涂染,一痕木桥,迷离安闲。

在跳出摄影人的牵制后,我看到一个我喜欢的宁静古朴的长溪。回望山腰上等拍照的人群,夕阳打在他们身上,衬了金黄的古树的背景,金黄的山路,他们不知道自己有多美。

长溪是原村长戴向阳推广出去的。这个年纪不大的村干部,多少是做了造福村民的实事,虽然有人质疑他更多是为谋一己之私。

戴向阳为人还是周到热情的,每个游客的吃住他尽心尽力,但求客人满意。出身僻远小村,能有这么好的服务意识,实在难得。

长溪不是资源很好的那种景点。但婺源众多的山村,本就是见仁见智的。

这次对枫叶的期待是落空的,但长溪,还是值得来的。

只是长溪的住宿条件很差。住的是农家屋,公用厕所在房外,没有卫生间,只有一个露天的公用水龙头。吃是15元每人每餐,拼饭制,20元每人床位。拼饭的方式是所有人都必须在指定时间一起吃饭。我本来是吃两餐的,于是不吃中饭,四点钟想吃饭就没有了,只能吃几块红薯等到五六点一起吃晚饭。饭菜是管饱的,用戴向阳的话说是想吃什么只管讲,只要家里有的就帮你做。

土鸡是另算的,68元每只。酒有15元一桶的米酒,我在的几天10年陈的酒说是卖完了。

红薯和花生是免费提供的。我很快已经象在自己家一样全自助地沏茶,吃花生,夜里用火盆烤红薯。要挑小个的烤,很快能吃,又香又软。如果贪心烤个大的,那要明天才吃得到了。

我仍是佩服能在长溪住两天的人们。不冲凉我可以忍受。但要在这么冷的天气去室外公厕和露天洗漱是很大的挑战。要有稻城和喀那斯的风景在前面才坚持得下去。

已经很享受一个人的自由。以前出来路上总会遇到人同行。如今几乎不会,次次独行到底。心态已不同。

喜欢和大众做不同的事,才能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听说鸳鸯湖里,鸳鸯在需要另外付费20-100元才能见到的内湖,而且可能只是见到米粒那么大小。于是打消了去赋春看越冬鸳鸯的念头。宁可早点回清华去看夕阳下的风景。

如果还会走国内,可能只有额济纳旗和青海的雪山不至于失望。腹地是没有惊艳风光的。

摄影爱好者的美景难免是artificial的作品。不同我的初衷。石城时见到长枪短炮们拍烧茶仔壳取暖的烟雾,说好美。立刻想到禾木的晨雾,那才是真正神的自留地,一层轻纱闲闲笼住深山里一个天生丽质的小村,是完全无需打造的人间仙境。

但那里,是这些读老年大学摄影班的老先生老太太们无力去到的边陲。

曾经沧海。我是慧根浅的人,已经取次花丛懒回顾了,只贪恋真正美景。

出长溪要徒步到岩前再坐车去赋春或清华。我去景德镇坐火车本应去赋春中转的,但为了轻装徒步寄存了行李在吴老师的驴友驿站,必须返清华中转。

到岩前是翻山的路,台阶多一些。最初的一段,满地落叶,枫红烂漫。一路仍是很平缓的坡。朗晴的天,太阳大到要打伞。更加觉得象踏青多过徒步了。一路上有红漆指示。长溪往岩前没标记的岔路选右边一条走。一路上很多村民砍柴回家。第一次真正见识砍柴。一位老人砍了一堆大大小小的木头,再砍断一条长藤准备缚木头,徒手,在冰冻的天气,枝枝棱棱的木头上劳作,抬起头时,老人脸上竟一直是愉快的笑容!

操劳的人是美丽的。

走了两个小时,已经能见到公路。都是台阶下坡,阳光照在红红黄黄绿绿相间的树叶上,色彩鲜明,象饱和的油彩。

大山坳里的小山村,长溪和石城。如果不徒步,是浪费了这两个隐身尘外的小村了。也许,长溪村的公路,还是不修的好。

攻略:

1)
石城长溪间的徒步路线很容易走,路盲的朋友打一份网上的地图和详细说明,提醒了哪里不过桥哪里过桥的。这要感谢吴老师等人的努力。

2)
长溪比石城大多了,村前村后村左村右各有风景,看各人喜欢了。一般戴向阳的摄影推荐是傍晚时去徒步过来的山上,清晨去村前公路边的山上。山里日出晚,不必早起,八九点钟日上山顶才有光线拍照。

小伙伴们都长大了,上学了。小草也背着姨给小草用家里的碎布缝的书包上学。书包挎在小草小小的肩上,一甩一甩的,怎么也跑不过那些书包背在背上的小伙伴。可是小草还是很开心,因为可以去学校,学校里有好多小伙伴,还有漂亮的老师,虽然书包有时候小草跑的时候还会从旁边的小缝隙里把铅笔掉落。

小草上课可认真了,眼睛瞪得大大的,耳朵竖得直直的,生怕漏掉老师说的任何一个字。小草可爱惜书了,天下雨了,小草把身上的衣服脱了,只留一件小衣服,其余的都用来包书包,抱在怀里,背往前倾,护着书往家跑。到家时,头发衣服都湿透了,都顾不上。急忙打开衣服,当然书角还是湿了,可大部分还是干的,小草开心的笑了。

标签:, , , , ,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